前段时间的近况

前一个月我都几乎没出现。大概吧,或许有,但是一点印象也没有,也不想查记录,记录它什么都知道。

去做了一个月的工作。

倒不至于枯燥乏味,但感到失去了更多的活着的感觉,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好好活着的感觉。每天尽心尽力上完班,回到家就只有自己收拾一切。工作没什么不好,但运营思路和理念前者让我很藐视后者让我很厌恶,好好的面向年轻人的采访节目,非要搞成四五十岁老男人才会喜欢的咸湿话题节目,污和咸湿是有本质区别的,是吧?

我哭了一个多月。不知道哭什么,说不上到底哪里委屈。只知道又担心害怕又焦虑无所适从,缺乏活着的实感的时候会觉得轻飘飘的,意识很模糊,经常被狂躁可怕的那一部分的自己趁虚而入,有时候在别人面前显露出来又拼命压回去的时候真的无比尴尬。

说累也是真的很累,从上班第一天起就天天加班到深夜,每周就一个周日休息,一个人当三个人用。当然啦,我知道这也算是常态,但经历过一段时间以后我就很拒绝,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把生活过成这样。

无聊就算了,讨厌就算了,无聊又讨厌,那也太恶心了,不论是死了还是活着,都不能让这两个形容词同时伴随自己,我是这么觉得。

然后就是,睡不好,每天睡前倒是困得能倒头就睡,但夜里总是醒,夜里女友打电话我也不愿意不接或者不听她说完,于是总是两点,三点,四点,五点……嗯……也有时候睡得很早,也不醒,也没有电话,但会做梦。

我的噩梦算是比较高级(?)的那种吧。

从小我就没什么好梦,我一天天记着。因为当时就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除却没什么好梦之外,它们就好像连着似的,直到梦里那个我的死亡,会开始一个新的连续,又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平行世界。从来不按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,从来都无法在我最害怕的时候惊醒,从来都是梦里什么都是先行动了再说醒来却不知道往哪掉眼泪,没处可掉,没法排解恐惧和绝望,当然有这样的梦,还带着很多很多的疑惑,毕竟万一真的平行世界的我在替这个世界的我死掉,也会觉得很残忍的。

前天噩梦在噩的程度上又升级了一次,如果说之前的都是加害者的直接行为,这次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恶意,前者就像被车撞,后者就像被海浪吞噬……出不了声,死不见尸,被一点一点毁掉不得翻身;同样式受害者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落井下石,更是让所有艰难挤出来的勇敢都成了枉然。

我知道活着还可以遇到更恶心的体验,这不算什么。

我也有在好好看着美好的世界,去称颂,去拥抱它。

但我不知道我的极限在哪里,就算它在我想要触及到的时候拒绝了我,可是人的心智所能承受的负面的感情终究是有限的。

我可能真的是造了什么孽。

前些天我妈给我说了一大堆让我伤心难过的事情,又一次我没控制住自己的眼泪,好好的一个人都要变成哭包了我也不想的,然而第二天就被告诉说这是个套我哭给我爸看的计策。我心想我管你是为了我好的计策还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在我很脆弱的时候给我来一刀,不知道哪一次我可能真的就死掉了,在我不想死掉的时候。

可我不信佛佛也不会渡我。

毕竟我也舍不下一切。

说了那么多,愿大家都能安好,不论是泡在糖水儿里的宝贝还是生活更加绝望的小可怜,希望之后的人生能够善待所有的你们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)

© 支付宝 | Powered by LOFTER